Tea Leaf Nation
How Should the Republican Party Approach China Policy?

How Should the Republican Party Approach China Policy?

Much of the answer has to do with how to handle The Donald.

‘Security Is Only as Good as Your Fastest Computer’

‘Security Is Only as Good as Your Fastest Computer’

China now dominates supercomputing. That matters for U.S. national security.

Chinese Web Users: Keep the Huddled Masses Out

Chinese Web Users: Keep the Huddled Masses Out

In China, memories of poverty and Malthusian disasters still linger.

76320772 Tea Leaf Nation

汉语不是落后语言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即便在这个中国社交媒体发达的时代,伴随着许多北京的亿万科技创业公司,人们对于中文的偏见始终存在。常人会误以为到了2016年,20世纪对于种族歧视、殖民主义和社会进化论的普遍批判声会敲响19世纪以高傲、殖民者的角度贬视中国和中文之东方主义的丧钟。或者我们会希望即便对于中国的差异性观念仍在,那些有着陈腐观念的人至少会被视为古板的西方中心主义者,如同 机场书店的廉价平装书,不值认真一读。可惜事实并非如此! 大众对于中国的认知还停留在19世纪,历经社会进化论和种族科学的没落,这种认知在这新世纪里依然十分普遍,而其原因主要归咎于倡导中国不适合现代科技与媒体的理论。 姑且称它为东方主义2.0。 在最近的一篇《纽约客》文章里,屡获殊荣的科幻作家姜峰楠假想于另一个世界里中国使用一套字母或音节书写系统,如同现今大多数其他社会。他认为现今中文字母和其假设的键盘不适用,而这将构成广泛识字的障碍,并形成「套在中国文化脖子上的沉重负担」。这是一个十分诡趣的说法,尤其当全中国的识字率高于95%,而中国也早已采用和增强能够快速有效在电脑上输入中文的QWERTY键盘。 姜峰楠并不是唯一一个用中国资讯科技来批评中文文字的人;最近一台在牛津科学历史博物馆展出的中国打字机浅藏涵义地取名为:「古怪:意外之物与非常行为」。网路上网友们在讨论后确信只要用户严格按照「600个步骤」去做,那中文电脑运算只是「小菜一碟」。 我们没有由去怀疑这些评论背后的想法和动机。但凭良心说,这些迎合中文「低效率」说法的评论其实既非中立也非出自善意。实际上是东方主义2.0东山再起,甚至超越了老派的东方主义。这些对于中文文字的批评不带任何脏字,绝口不提有关西方文化优势还是社会进化论等带有歧视色彩的字眼。其结果是消毒后只提科技适用性的东方主义1.0 更加具有说服力。在文化意义上中文可能跟其他语言是「平等」的 -- 但在技术层面,它依然是「落后」 的。 要了解东方主义2.0是怎么形成的,我们必须重视东方主义1.0的崛起和所谓的没落。 19世纪哲学家格奥尔格‧威廉‧弗里德里希‧黑格尔在他的《哲学史讲演录》里提到中文「从一开始就是科学发展的障碍」。他认为某些概念无法以中文来表达、形容、甚至想像,就连对那些说中文、懂中文的人也是如此。黑格尔断言人类是被语言掌握,而中国人很不幸的是被一个与现代思想不协调的语言掌握。 黑格尔的观点不出意料地跟当时被社会达尔文主义所垄断的知识界一致。就像人类种族有等级制度一样,欧洲人也把语言等级制度化了。印欧语系至上,其余的尤其是那些不用字母系统又无语尾变化 、无词形变化的都是发展有碍的。以一个语言学家、传教士、和汉学者的角度, 塞缪尔‧威尔斯‧威廉(卫三畏)认为:「中文、马雅文 跟埃及文都如同形态文字,都是表意的」。在这些语言中,「马雅文」被西方入侵者活活消灭了,而埃及文最终也被语音化了。但中国还是固执的抓着它那垂死的书写系统,「在其文学的支持下,孤立处境的强化下,人民和邻国的尊崇下」,结果导致的是「语言构成的精神孤立」。其语言使得中国人「依附在他们的文学上,成就了他们的自大,给予了他们自足能力,促使了对他人的鄙视,阻碍了他们的发展」。 中文一直是语言进化论的批评对象。一篇1912年的短文中写道: 「任何一个脑子清楚的人想到学中文都会头疼。中文必须要被遗弃」。 W‧A ...

76320486 Tea Leaf Nation

‘弃女’发声:全中国倾听

中国武汉——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手捧着一块红色格子的破旧蓝布,“你见过它么?” 她问道,“你记得这块布么?" [foreignpolicy_readmore] [foreignpolicy_readmore_item link="http://foreignpolicy.com/2016/03/30/a-lost-daughter-speaks-and-all-of-china-listens-adoption/"]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foreignpolicy_readmore_item] [foreignpolicy_readmore_item link="http://foreignpolicy.com/2016/02/04/china-one-child-policy-birth-control-population-secret-life-forbidden-child/"]My Secret Life as a Forbidden Second Child in China[/foreignpolicy_readmore_item] [foreignpolicy_readmore_item link="http://foreignpolicy.com/2015/11/10/the-real-reason-for-chinas-two-child-policy-millions-of-new-consumers/"]The Real Reason ...

About Tea Leaf Nation

Tea Leaf Nation decodes Chinese media, analyzes social trends, and features Chinese voices, all to illuminate the country from within.

David Wertime | @dwertime
Bethany Allen-Ebrahimian | @BethanyAllenEbr

Latest
My FP

    Voices

    More Voices

    Highlights From Slate

    ×

    You have read 0 of 5 free articles

    Global Thinkers 2015 Issue C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