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gument

“性侨民”记者正在危害亚洲新闻报道

西方新闻机构驻外分社里的色狼既有害于同事,也有害于新闻报道

(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Foreign Policy illustration)
(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Foreign Policy illustration)

今天,我社交圈里的人都知道我是一名积极倡导者,在媒体上力推女性和少数族裔的声音。然而七年前,当23岁的我作为一名加拿大华裔记者刚移居中国时,却是另一番情形:那时,对于我职业圈中的某些男性来说,我是个猎物,而不是一位同行。

从沉默的猎物到倡导者,我走过的道路崎岖不平,骚扰和性侵事件是这条道上的路标。

一次,一位与我同乘一辆出租车的记者同事在我的住处外面下了车。 我以为我们只是拼车回各自的家,但他却另有所图,突然间他的舌头就在我脸上了。 另一个晚上,另一位记者抓住我的手腕,一言不发地将我拖出夜总会。 我已经明显大醉,不可能自愿;他这是以原始人的方式,要趁我大醉时把我拖上床。还有一次,在北京一家餐馆,一位西方公共关系主管把手伸进我的裙子底下,抓住我的胯裆。

这类事情不受距离的限制。 我多次收到过不请自来的外国记者“阴茎照”—— 一般是通过处于高度监控下的微信。 在中国监视系统的某个深处,有惊人的一堆记者生殖器照片。

“#我也是”运动提醒我们这种事有多常见——不过根据我的经历,在国外工作的外国男人的行为比我在加拿大所见的要恶劣得多。 所幸,我的遭遇发生在较大范围记者圈的一部分,而不是在我自己的工作场所—— 但其他人未必如此幸运。 这些现象并非新闻界独有,但对于记者来说尤其成问题。

本周二,驻华外国记者协会举行了一次气氛沉重的会议;协会代表的是处于一个艰难环境中的外国记者的利益。这次会议提供了又一个令人痛心的例子。 如《纽约时报》所报道的,协会前主席江林森 (Jonathan Kaiman) 在一月份受到前友人劳拉·塔克(Laura Tucker)指控性行为不当而辞职,现在又被指控性侵一名女记者莉西娅。 在第二次指控之后,《洛杉矶时报》迅速停止了江林森作为北京分社社长的职务,并已开始调查。 但正如香港自由新闻提到的,最初的指控引发了许多男性记者在网上对话中用厌女症语言对塔克进行攻击。

这些行为和自视天经地义的态度,反映了一种特权感和对性侵的嗜好,其危险还在于可能导致亚洲新闻中的扭曲报道,使话语权太经常落在那些性侵自己同事的男性手中。 我知道的有些记者在个人生活中是性侵惯犯,却在报道亚洲女性困苦遭遇时担任主角,或者炫耀他们自己在报道人权问题方面的勇气。 在太多的报道中,亚洲男人被当成唯一有意义的角色,亚洲女人则被简化为性对象或受害者。 而这类不堪行为——以及随之而来的不堪报道——遍及亚洲,从东京到金边,成了一种重复出现的式样。

当然,我也认识一些支持女性、敢于为她们讲话的男性,正是他们在站出来反对同行中的劣行。 除此之外,我在香港和北京的媒体及其相关行业中遇到的许多男性,其表现出的特权感和所作所为与我在加拿大温哥华家乡或在纽约做学生时遇到的完全不同。 外侨的这种腐败文化遍及多个国家,而不良性行为—— 在外侨圈内谑称为“性侨民行为”——并不仅限于游客。最严重的危害往往是那些在新闻界、外交界和国际商业领域具有影响力的人物造成的。

这里的核心问题是缺乏问责制。在纽约可能(或应该)导致被解雇的行为往往在北京或吉隆坡被不闻不问:这些遥远的驻外办事处与本土基地几乎没有联系;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没有让员工举报恶行弊端的机制。 即使有举报,涉事记者有时也只会悄悄转移到亚洲的另一个地区而已。

一位在中国南方工作的男性摄影师说:“我认为外侨中很多男人——特别是在中国和东南亚地区——对女性的看法相当乱七八糟。” 他要求匿名,因为他没得到授权接受媒体采访。 “我认为他们中间有些人在本国是另一种行为,所以没出问题,但是当他们来到这些地方,发现这里性行为很容易发生——尤其是如果你是个白人男性,一些当地女性把这个看作一种地位——有些男人就会滥用这种特权。”

跨国媒体的办公室会雇佣“本地员工”来提供翻译、做调查研究、以及走通复杂的官僚机构,但他们的报酬仅仅是外国同事的若干分之一,这使问题进一步恶化。 在中国,这些“新闻助理”大多为年轻女性。 这个现象也发生在其它国家:求职市场上具有这类工作所需要的英文语言技能的人通常偏于女性居多。香港出生的记者狄雨霏(Didi Kirsten Tatlow)说:“很多人,尤其是那些真正熟悉本地情况的人,得不到合理聘用,很少或根本没有法律或工会支持方面的资源,甚至得不到常识意义上的帮助指导。”远方的公司总部可能都不知道他们的存在。

“他们没有工作保障——如果发生任何矛盾,他们可能下一天就被炒掉,”前新闻助理张亚军(音)说。 其后果之一是性骚扰和性别或种族歧视可以不受惩罚地发生。 即使他们反映了问题,距离和文化上的障碍常常会使调查极难进行。谈论上级的劣行这类事情,即使在你自己的国家也是个困难的过程,在国外就更不大可能了。

以前,驻亚洲的外国记者常常会派本地新闻助理去处理他们自己语言技能不足以应付的家务事。 这个习惯如今在要求记者年轻化和多元化的压力下已基本消失。 然而,弱势员工在新闻报道工作中继续担纲,往往比外国记者冒更多的个人风险——同时在总部眼里却仍是二等雇员。

但是性骚扰和性别歧视问题并不仅限于当地员工。

一位为一家顶级美国媒体报道亚州新闻达15年之久的驻外记者告诉我,她在整个职业生涯中都受到同事的公然性别歧视。 她说,有时候,男同事把她的工作成绩归于他们自己; 一位经理告诉她,她因为有孩子而不能晋升。

她说:“在没有更公正的法律制度的环境下,地方分社常常可以为所欲为而不用负任何责任,因为有关’本地雇佣’或’当地法律有效’的条款,或是合同中含糊不清的条款,使得投诉非常困难。” 尽管这些条款往往是为当地雇员而制订的,但也会对其他员工造成困难。 “我如果向高层管理人员反映问题,他们不会回复,同时人力资源部门的回应也很慢。”

最恼人的一件事是,一位女记者在中国出差时,她的消息人士企图强奸她。担心披露此事会伤害她的职业生涯,她从未告诉老板。

来自本部、进行一次性旅行的空降记者也有对当地人——尤其是当地女性——做出不当行为的恶名,而这些当地人是记者采访工作中需要依靠的对象。 在马来西亚,一位经验丰富的记者讲到这样一件事:来自一家声誉卓著的美国报社的一位资深记者去年来吉隆坡采访时求助于她。 她同意帮他联系人。他提议共进晚餐;她以为他是为了表示感谢。

她说:“一开始我们的交谈很随意,但渐渐的他开始打听我的约会情况,之后又问到我的性生活。 我用开玩笑的方式避而不答,试了好几次想把话题转到他的采访任务上去。 我去了一趟洗手间,刚一出来,他就过来抓住我,试图吻我。 我把头躲闪到一边,两次重复说,’不,这事没发生!’ 我太震惊了,而且他抓住我时我能感觉到他没穿内裤。 我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事,但同时我也不想断掉后路,因为他是世界上最受尊敬的报社的记者。”她要求匿名以免影响职业发展。

马特·在过去10年中一直在报道亚洲新闻,并在中国云南省居住。他将这类性骚扰行为归罪于一系列因素,包括容易买到便宜的酒类,远离监督的感觉,以及对这类行为相对宽宥的海外法规。

思琪文扎说:“就西方记者而言,我认为有些人有这种炫耀生殖器心态,他们是詹姆斯•邦德意义上的‘外国记者’,干很多女人是一种酷。”

这些都是迫使女性离开这个行业的因素。 除了性物化、性骚扰和性攻击,女性职业人士还必须忍受不平等报酬这类问题。 今年1月,英国广播公司(BBC)中国新闻总编郭艾莉(Carrie Gracie)宣布辞职,因为她发现公司两名男性国际新闻编辑的薪水比同等职位的女性编辑“至少高出50%”。

随着社交媒体为新闻工作者谈论这些问题提供了日益方便的渠道,这些问题对偶然的新闻消费者也变得明显起来。 威尔逊中心的美中关系研究者钟瑞(音)说,她注意到社交媒体上男性记者之间的一场争论:由亚洲传出的“#我也是”故事引发了他们自己对“自愿(性行为)”的定义。这使她感到郁闷。

钟瑞说:“这本来不奇怪,因为女性站出来讲这类故事已经引起了很多反弹,但是新闻工作者也持那种观点尤其令人不安,因为他们的报道是形成华盛顿政策制定者观点的信息资源之一。”她补充道: “所以,我们在看中国性别问题的报道时,我认为有理由问记者和分析者他们自己怎么认为‘自愿性行为’的。 因为这个决定了发表出来的是哪种故事,和故事里是如何描绘受害者的。”

海外工作有很多挑战,其中包括安全方面的更大风险,记者同行们应该确保互相支持,而不是成为问题的一部分。 即使在为相互竞争的媒体工作时,驻各国的外国记者也倾向于将彼此视为同事。 这种紧密关系意味着人们在面对诸如警方干预的威胁时能携手联合,但它也可能使受害者对性骚扰或性攻击难以说出口。

西方国家的新闻组织应该设法将海外员工融入其全球人力资源网络,而不是将他们视为一次性本地雇佣,用完就可以扔掉。 这样不仅会在保护员工队伍和实现多元化方面收到回报,而且还会增加那些常常感觉弱势、无助和待遇不公的员工们的工作责任感和信任度。 即使财务实际情况限制了不可能在每个国家都设置HR人员,总部办公室仍需提供畅通的交流渠道,能随时和国外员工沟通,包括——应该说尤其是——低级职务的员工,

否则就有可能会助纣为虐。

赵淇欣(Joanna Chiu)是驻北京新闻记者

翻译:斯塔

点击阅读英文版/English

Joanna Chiu is a correspondent in Beijing.

Trending Now Sponsored Links by Taboola

By Taboola

More from Foreign Policy

By Taboola